《红楼梦》中的这场学堂闹剧 写透太多家庭教育问题

 新葡萄京古典文学     |      2020-01-12

  当然,像贾瑞这样的情况是不得不隔代抚养。现代那些只生不养,以为把孩子丢给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当甩手掌柜的父母要警醒了,没有辛勤的浇灌,哪来的硕果满枝。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看场面失控,秦钟受了皮肉之伤,他的第一反应是:“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去!”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在与金荣发生口角,还被打破了头之后,秦钟是流着泪、委屈巴巴地嘟囔着:“有金荣,我是不在这里念书的”。

想一想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刘姥姥,都能借助贾府的两次资助,得以实现小康生活的梦想。比刘姥姥多读了那么多年诗书的贾代儒,岂不更容易把小日子搞得蒸蒸日上?然而,贾代儒不仅自己窝囊穷苦一辈子,最后还混得给孙子治病的钱都没有。若不是贾府的人帮衬,大概贾瑞死后也就只能拿个草席子,随便埋葬的结局。

  三观不正的家长与莽撞愚懦的孩子——单亲家庭的金荣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作为老儒的孙子,应该是长期受到诗书的熏陶,为何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呢?这样从贾瑞的成长历程来看。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贾瑞在这场学堂闹剧中的身份是代课老师。他是正式教师贾代儒的孙子,面对这样课堂突发事件,贾瑞面临的客观情势是“我吆喝着都不听”,主观心理是“也怕闹大了,自己也不干净”,不得不软硬兼施让事件的挑起者金荣磕头道歉收场。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通过破落户姑姑而得来的珍贵学习机会,金荣并未珍惜,在学堂里贪慕虚荣,成了薛蟠的“契弟”。不求上进的他,如果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怎会在意谁与谁关系好、谁与谁偷偷出去说了悄悄话,更不会引起学堂里的闹剧。

为什么明明饱读诗书,贾代儒不仅没能做个好老师,更是将唯一的嫡系孙子贾瑞送上了不归路?我们先来看看原著里描述的贾代儒诸多行止:

  迂腐的祖父与蠢笨的孙子——隔代抚养的贾瑞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自古以来,老来得子都被视为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父母对这个迟来的孩子会倾注了无限多的呵护和疼惜。何况在秦钟之前,秦业因为无儿无女曾向养生堂抱养了一双儿女,儿子却不幸夭亡了。之后,秦业五十多岁才得了秦钟一根独苗,更是爱如珍宝的。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己不正何以正人,所以众顽童对他的话语听而不闻。

第8回讲到,宁国府蓉大奶奶秦氏与其养父秦业,为了让秦钟进贾府私塾读书,可谓是用心良苦,先是争得了王凤姐的同意,又因宝玉的喜欢而轻而易举的让贾母也同意了此事。秦业与秦氏之所以千方百计让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来贾府读书,就是为了使得原本贫苦的家庭节约一些开支。然而,事到临头,还是不可避免的花了一些银两。

  老来得子的父亲与退缩回避的少爷——老来子秦钟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金寡妇觉得金荣去上学后,最令她满意的是“茶也是现成的,饭也是现成的,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而省下的开销,是被安排满足金荣“爱穿件鲜明衣服”的追求物质享受的需求,而非用于笔墨纸砚书籍的学习和精神的需求。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图片 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当下,像秦钟一样在无菌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很多,他们对复杂社会的免疫力很低,缺少生活的历练,经不起风雨吹打,遇到问题是束手无策,只会退缩到觉得安全的环境中去。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在职场、恋爱、婚姻等方面肯定会出现种种问题,非常值得警示。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投胎是个技术活儿。有些人一落生,嘴里就含着金钥匙,一生一世都用不着为衣食奔波,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就如当下那些被宠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孩子一样,上了大学还不会洗衣服,要把脏衣服每月打包快递回家,让妈妈洗。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事事包办的家庭与遇事找“妈”的公子——妈宝男贾宝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更匪夷所思的是,金寡妇把儿子成为薛蟠的“契弟”,一年能有三四十两的银子作为荣幸。

若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校长兼老师,就算水平一般,学生们也不至于一个个假借一些名头来私塾里混日子。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贾代儒这位校长兼老师,又何尝不是图薛蟠的银两而纵容之?

  据国家邮政相关负责人爆料:由于快递业务的便捷,眼下,高校学生把积攒的脏衣服寄洗,再通过快递寄回来,成了邮政的一种新业务。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所谓的“契弟”,也就是同性恋对象,是一个非常不光彩的称呼。这样三观不正的母亲怎会教出积极上进的儿子呢?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也不干净”呢?因为他“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附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约,反助纣为虐讨好儿”。

书中没有提及贾代儒的儿子、即贾瑞的父母是如何离世的。但从贾代儒教育贾瑞的方式来看,他对贾瑞父亲大抵也是非打即骂,属于过分严苛的专制型教育,其明显特征表现方式为:惩罚,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而不是视情况再定惩罚与否之事。而惩罚分为两种:一种是肉体上的,具体表现为不准吃饭、不准睡觉、打板子、罚跪等方式。一种是精神上的冷暴力,其多半为故意疏远和专制语言。

图片 2

而专制型,是指贾代儒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认为这件事是对的,就是对的,他说是错的就是错的,任何人都不准违背他,就算有理,也绝对不允许跟他据理力争。所以,贾瑞一夜未归,贾代儒根本就不给解释和喘息的机会,而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打了贾瑞三四十板子,又罚他不准吃饭,并跪在院子里读书,补出十天的功课来。

  “养”只是满足了孩子作为生物个体身体成长的物质需要,而“教”是满足孩子作为高级动物——人的心智和精神的引导和滋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在《红楼梦》的第九回中,曹公描述了一场教室混战。这场混战是因为“蹭学者”金荣的羡慕嫉妒恨,与同学秦钟之间口角之争变成了众人的混战,书本、砚台、竹竿、门栓都成了武器,富贵公子、破落少爷、顽劣小厮都成了参与者,场面一时呈鼎沸之势,不可开交。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当金荣在学堂闹剧中,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后,其母金寡妇的一番说辞,明显地暴露出她在引导教育金荣中的偏离和错误。

所以,可以脑补一下贾瑞父亲在世时,也一定经常被贾代儒打骂与惩罚。如果再从遗传学上来讲,没准贾瑞的父亲年轻时也是个深陷情或欲之中的男子,加上贾代儒过度严苛的专制型教育,使其身心俱疲,早早亡故。之后,好不容易把孙子给养大了,未料到也早早离世。所以,是贾代儒害死了自己的儿孙。这天下之大,真正能抵得住身心折磨的人,并不多。不管你有多么想荣耀家族或建功立业,都悠着点,千万不要辛辛苦苦把儿孙养大,却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结局。

  他的应对危机和麻烦的方式是逃避,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舒服的环境,而不是去竭力的反抗和回击。

秦钟的父亲秦业“又知贾家塾中司塾的乃现今之老儒贾代儒,秦钟此去,可望学业进益,从此成名,因十分喜悦。只是宦囊羞涩,那边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少了拿不出来;因是儿子的终身大事所关,说不得东并西凑,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带了秦钟到代儒家拜见”。本来贾府的私塾一应费用,都是“凡族中为官者,皆有帮助银两,以为学中膏火之费”,贾代儒的薪水已经得到了很完美的解决,换句话说,贾府给贾代儒的工资,足够他们一家老小的生活费用了。所以秦钟来入学就不必再破费了。可是,秦业大概听到了什么传言,认识到这个“二十四两贽见礼”是无论如何少不了的,而且还必须“恭恭敬敬”亲自送上门去。

上一篇:古诗词中的十大隐士:垂钓沧波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