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新葡萄京诗词歌赋     |      2020-02-11

  有雨水打落进我的脖子

不由自主的,就为路旁树上的清翠之叶,树旁的醺开稠花,生出一丝历经风雨后仍得以存的庆幸。

  想要路过它想要去的地方

惟剩下些许被主子抛弃,来不及逃逸的余寇,隐于屋顶,树叶之上,默然垂泪,滴嗒滴嗒,哀声低叹。

  东西南北

或是看不惯这帮作恶之众,想挽救受压迫的劳苦大众,一道道的闪电发出耀目的光芒,想劈开这团团黝黑的乌云,可惜光明只是瞬间留存的记忆。才缓过刺目的白昼之光,便从云中传来轰隆隆的炸雷声,憾天动地,震耳欲聋。

  然后变成雨、变成水、变成雾、变成云

有的欺软,恶狠狠地冲向一切柔弱的生物,望着在它肆虐下颤抖的树丛和花木,发出得意的狂笑。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有的则为了证实自己的强大,选择去挑战阻挡它的障碍物,在遇上坚固的建筑时也只能无奈地相绕而过,不甘的声音尖锐而又刺耳。

  不由自主的路过了田野就笑

狂风,定是始作俑者,冲在最前面,卖力地呟喝着。

  变成它喜欢的样子

远方的天边,布满了一团一团的黑云,借着风的力,一点点侵蚀着亮光,向空中弥漫过来。

  踩着万丈的深渊就惧怕

黑色已幻化成雨,随着降临而消失。天空便也明朗起来,恍若当初。

  烘干直至消逝

雨终归不甘寂寞,先是零零星星几点落到地上,画成一个个圆圈,忽然就成线成线地飘洒而下,宛如一道道密集的水帘,下一秒就连成了片,因了风的助波推澜,雨水,或斜,或直,或缓,或快,垂落的方向更是变幻万千,力度亦是不同,因物而殊,或温柔,或粗暴。声音亦是多样,或沉闷,如击败革。或清脆,大珠小珠落玉盘。

  它有想过要做些什么吗?

有的呼啸着卷起一团团地上残留的纸张,杂物,把它抛上去,又甩下来,像一个寻趣的小孩,重复着这个粗暴的游戏,乐此不疲。

  丝丝的凉意

下班时分,手机嘀嘀声起,打开一看,原来是狂暴风雨预警。

  宇宙的一道光

图片 1

  缓缓滑落、被我温热的体温

暴雨自没春雨的缠绵持久,或是疯狂的渲泄消耗了所有的源泉,来得急快也撤得匆忙。雨水却已溢满四野,顺着低眭之处,汇流成河。

  也不是汗水那般肆意与洒脱

应景似的,刚还明亮的天空,一不察觉就暗沉了下来。

上一篇:长大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