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这一有关“故事”的叙事已成为当下“世纪红利”,正逐渐向全球扩散

 新葡萄京现代文学     |      2020-04-10

“网络文学是体量巨大的、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形容,“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兴起,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国故事逐渐显现。”这个中国故事里,既有中国远古神话的解读,也有西方奇幻文学的灵感,既有莎士比亚的浪漫主义,也有鲁迅的批判色彩。“”肖惊鸿认为,伴随着媒介迭代效应,天生带有跨文化传播基因的网络文学让各国年轻人之间有了更多共享的文化经验。因此,“在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的现实语境下,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并正视世界各国人民对文化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一方面也要积极正面地推动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源头的文化产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去。”

尽管两国在影视内容、文学创作上存在些许差异,但双方都积极在互联网时代下寻求具备规模效应的文化出海形式,以创新精神引导文化繁荣发展。网络文学作为基于中国互联网土壤萌发的一大文学展现形式,正展现出迅猛的发展势头。在政策的扶持、企业的积极布局下,网络文学以其“故事性”满足了跨文化传播、海外阅读市场的需求。

放大网络文学“破界”能力

图片 1

在互联网时代,写作权被重新还给“草根”,人人皆可表达、皆可创作。于是,过去30年,一个从无到有的写作群体迅速扩大,并掌握了“说故事”的话语权,这便是网络作家群体。当下,中国主要网络文学网站的驻站作者已达到1755万人,去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442万部,全年新增795万部。比起传统小说的精英化书写,网络文学所具有的草根特质以及无门槛的阅读条件,显然更易于俘获读者。有一个数据可提供佐证:截至去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4.32亿。同时,网络文学也有极度类型化的特点,从穿越、校园、都市、未来、灵异等细分类别可以看出,更强调叙事表达的网络文学,不仅从各个角度激发写作者的创造力,也试图以铺天盖地、无所不包的姿态,吸纳更多的读者。同样,身为草根叙事的网络文学,也更容易在跨文化环境中,以共通的故事性表达,吸引其他文化背景下的读者。

阅文集团版权开发总经理王芸则阐述了近年来中国女性观影习惯的转变历程,她指出,在“她经济”背景下,女性用户对影视内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展现当代女性独立人格的《延禧攻略》、兄弟情谊的《陈情令》等火爆作品就是女性观影偏好发生转变的佐证。著名网络文学作家、编剧匪我思存认为,文娱产业无性别限制,正能量是最好的审美。人类对文娱作品,尤其影视作品最终的需求必然是积极的、向上的、成长的,反映正向价值观和正能量的。这才是不同国家,不同族群在文娱产业、影视产业中互通的价值观。

网络文学是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

9月16日晚,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Canada Chi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落幕,阅文旗下优质IP改编作品《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大电影,与电视剧《将夜》斩获“最佳动画奖”及”最佳电视剧奖”。

“大部分作品的世界观架构深受中国网文的影响,蕴含奋斗、热血、努力、尊师重道、兄友弟恭等中国网文和中国文化元素。”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认为,网络文学内容具备跨文化传播的基础,好的故事可以跨越区域、文化、民族的限制,感染读者、引发共鸣,“读者为了更好理解仙侠小说中的升级体系,会衍生阅读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和神话故事。而中国文化的价值观,也能通过网文进一步传递出去。”当下,全球用户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关注,既不是对东方文化猎奇式的欣赏,也不只是单纯的娱乐快消,而越来越成为满足精神需求和文化需求的日常性文娱消费。“网络文学天然具有突破界限的能力,我们期望放大这种‘破界’的能力,让网络文学从内容到模式,乃至生态都能够扎根全球。”

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表示,“世界通用的文学的最小单位不是语言,而是故事。”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工业的裹挟下,文化产品开始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但故事作为每个人的人生剧本、老百姓的精神食粮,却始终是贯彻人们生活与年岁的谈资。作为最具陪伴感的文字表现形式,来源于生活的故事在经过人们的加工后,逐渐脱离现实并高于现实,成为了文化标签。而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故事”的形态之一,也正成为当下的“世纪红利”。基于网络文学衍生出的各类内容展现形式正在加速扩充“故事”的延展面,真正实现了与文化工业的深度结合,形成了独属于“内容IP”的发展优势。

没有一种文学,能像网络文学一样,在跨文化的语境中肆意穿梭,招徕难以计数的读者。在泰国,中国网络小说《扶摇皇后》《有匪》《调香》《花开锦绣》等已被翻译成泰文,常年雄踞书店畅销榜榜单。在日本、欧美等国,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同样表现力不俗。经过20多年的发展,网络文学,这一“东方文化奇观”的辐射力、传播力和影响力,常为人所乐道。

网络文学正成为当下“故事红利”

极富吸引力的网文“故事”的另一面,是海外市场对此表现出的旺盛需求。网络文学最早风行海外,源于少数翻译组的自发行为,正如它在国内走过的足迹一样,用户自发创作成为其蓬勃发展的基础。在海外,读者翻译—追更—自发打赏,很快形成了线上阅读的雏形,进而诞生了一批专业性的,基于网文翻译、传播的文学网站。“审新审奇和情感共鸣是网文能跨越文化差异,很快俘获读者的原因。”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说,追求新奇有趣的东西是人类的共性,所以才会有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和向往,这是跨文化传播的切入点,“而情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好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可以无文化差别地打动读者,让他们喜欢。”

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认为,审新审奇和情感共鸣是跨文化传播的关键因素。追求新奇有趣的东西是人类的共性,因此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和向往就是跨文化传播的切入点。而情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好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可以无文化差别地打动读者。阅文集团大神作家二目则表示,文化的传播立足于经济的发展,而文化中往往是最通俗易懂的内容会最先被民众所接受,因此网络文学充当传播先锋军可谓水到渠成之事。

夏烈认为,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工业的裹挟下,文化产品开始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但故事作为每个人的人生剧本、老百姓的精神食粮,却始终是贯穿人们生活与年岁的谈资,“故事比语言大,越是精微的语言越是有局限,比如一个说法是‘诗不可译’,而故事很少被认为是不可译的。”作为最具陪伴感的文字表现形式,来源于生活的故事在经过加工后,逐渐脱离现实并高于现实,成为了一个文化标签。在他看来,网络文学是有关“故事”的叙事,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世纪红利”,与文化工业以来的技术、资本和大众文化有关,“事实上,故事早就搭上了文化工业这班车,向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经济挺进。”

女性视角展现“她经济”市场需求

当地时间9月16日,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落下帷幕。《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将夜》分获“最佳动画奖”和“最佳电视剧奖”,两部作品共同点在于,均是网络文学改编影视作品。“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故事’的形态之一,正成为当下的‘世纪红利’。”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断言。

除了以阅文集团为首的互联网企业对助力文化产业建设进行了总结以外,本次论坛还邀请了中加作家与学者就“跨文化传播”的特点、问题展开了讨论。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认为,网络文学是前所未有的、体量巨大的、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伴随着媒介迭代效应,天生带有跨文化传播基因的网络文学让各国年轻人之间有了更多共享的文化经验。因此,“在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的现实语境下,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并正视世界各国人民对文化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一方面也要积极正面地推动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源头的文化产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