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考的这些事儿

 新葡萄京现代文学     |      2020-01-19

  【母亲和她的同学】

高考是哪年恢复的?邓小平当年如何拍板恢复高考?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09-27/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1977年冬天,举行了至今惟一一次的全国冬季高考,570万学子踊跃报名应试,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当年是什么情况,促使 邓小平 一锤定音恢复高考? 1977年10月21日,教育部公布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全国上下顿时一片欢腾。当时刚刚 ... 图片 1 改革招生语惊四座 1977年7月底,武汉大学校领导找化学系52岁的副教授查全性谈话,说上面来了通知,点名要他到北京去开会。8月4日早晨在人民大会堂,邓小平亲自主持召开了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前两天,所有与会学者都一直表现得非常拘谨。因为当时“文革”刚结束,知识分子大都心有余悸。 8月6日下午,清华大学党委负责人忧虑地说,现在清华新召进的学生文化素质太差,许多学生只有小学水平,还得补习中学课程。邓小平插话道:“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 邓小平的插话令查全性为之一震,这时他激动地站起来慷慨陈词:“当前新生的质量没有保证,主要矛盾还是招生制度。如果我们改进招生制度,每年从600多万高中毕业生和大量的知识青年、青年工人、农民中招收20多万合格的大学生是完全可能的。……” “查教授,你继续说下去。”坐在沙发上的邓小平被查全性的一席发言感动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探出半个身子,示意查全性往下说。 查全性建议:“招生名额不要下放到基层,改成由省、市、自治区掌握。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统一考试,重点考语文和数学,其次是物理,化学和外文则可以暂时要求低一点。……应届高中毕业生、社会青年,没有上过高中但实际达到高中文化水平的人都可以报考。” 查全性还抨击了现行招生制度的四个严重弊病:一、埋没了人才,大批热爱科学,有培养前途的青年选不上来;二、卡了工农子弟上大学;三、坏了社会风气,助长了不正之风;四、严重影响了中小学生和教师的教与学的积极性。查全性强调,招生是保证大学教育质量的第一关。大学新生质量没有保证,其原因之一是中小学生质量不高,二是招生制度有问题,主要矛盾还是招生制度。他呼吁:一定要当机立断,只争朝夕,今年能办的就不要拖到明年去。 邓小平一锤定音 查全性一言既出,举座惊讶。因为就在座谈会前夕,当年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会已经开过,招生办法依然沿用“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十六字方针。也就是说,1977年按照十六字方针老办法招生几乎已成定局。 没想到,邓小平听完后,向查全性点点头,然后环视四座问:“大家对这件事还有什么意见?”吴文俊、王大珩等着名科学家都点头赞同查全性的意见。人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补充发言,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随后,邓小平问了一下当时的教育部长刘西尧,今年的高考招生改革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查全性赶紧插话说,还来得及,今年的招生宁可晚两个月,要不然又会误招20多万不合格的学生,浪费可就大了。 邓小平又问刘西尧,还来不来得及?刘西尧说,还来得及。邓小平略一沉吟,一锤定音:“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过来,今年就恢复高考!” 查全性的讲话大约15分钟左右,包括邓小平插话表态,直到最后的拍板,整个过程也就是20分钟。 1977年冬季考生570万 当年10月11日,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根据邓小平指示制定的《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文件规定:废除推荐制度,恢复文化考试,择优录取。 似乎恢复高考招生的一切枷锁都已解除,但这时突然有人提出:积压了整整11年的考生一起拥进考场,首先需要一大笔经费,其次印考卷需要大量的纸张啊。当时全国上下所有的物资都要凭票供应,印考卷的纸张和经费成了两大难题。问题因此上交到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决定,每个考生收5毛钱即可,其余全部经费由国家负担;印考卷没有纸,就先借用印《毛泽东选集》第5卷的纸印高考试卷! 1977年冬天,举行了至今惟一一次的全国冬季高考,570万学子踊跃报名应试,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这些考生从山村、渔乡、牧场、工厂、矿山、营房、课堂奔向考场,多少人的命运由此改变。查全性当了5年工人的大儿子、下放的女儿参加冬季高考,双双考上武汉大学。着名历史学家吴于廑教授与他们同住一栋楼,他有3个子女当年同时考上了大学。捷报传来,吴于廑喜不自禁地说:“同喜!同喜!我们两家五星高照啊!”

  我最先明白的高考是出自母亲之口。她是1957年参加的高考?尽管这场高考成了她终生的痛:在那个讲政治的年代里,学业成绩很优秀的她因为家庭出身问题硬是被“政审”了下来。之后一些材料说就那一年高考个性讲政治,早一年晚一年的都没有这么严格。(1958年参加高考的舅舅就如愿以偿了)

  母亲讲高考的那天晚上被我印到脑海里几个细节:一盏墨水瓶做的煤油灯;母亲落寞的神态;考场上挥汗如雨,监考老师递毛巾给她。之后很长一段时光我一向被母亲所描述的高考惊奇着: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是完整地在“十年动乱”中度过的我上了多年学竟然不明白高考为何物,能够透过自我的努力考上大学对我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在我当时有限的视野里,大学生似乎都是清一色有着惊世骇俗的壮举的,比如那些反潮流小将和白卷英雄们。

  【邓小平和77级考生】[由整理]

  这张照片被定格在高中历史教材中,为“文革”结束后的77年恢复高考做注。课堂上我每每讲到这一节,常常难捺激动之情有点自豪也有点羞涩地告诉我的学生:“老师也在那里,我也是从1977年高考大军中走出来的”。

  那年,从听说恢复高考到我们上考场,大约有二十来天吧。回想起来那段日子复习的时光好像没有跑路的时光多:每一天都在激动地找材料、找同学、找老师、找有补课的地方,一会儿理科一会儿文科地翻翻这个算算那个。偶有学不动或不想学的时候,最常用的制胜法宝就是一遍遍地问自我:你还想回到过去吗?

上一篇:夜猫子的日常 下一篇:没有了